心理应用Psychological application
首页 > 心理应用 > 社会心理科普

关注男性心理健康,从根源解决PUA现象

Time:2020-09-15    Source:    Hit:156

关注男性心理健康,从根源解决PUA现象

一起北大女生自杀案,将“PUA”再次拉入群众视野。这一次,这个承载了一条鲜活生命的名词引发了更大的舆论震动。PUA是什么?PUA从何而来?它犹如晴空一道惊雷,猛烈而持续地撼动着人们对情感与两性关系的认知。

那么PUA是什么

PUA,全称为Pickup Artist,中文多译为“搭讪艺术家”,它是一套融合哲学、心理学和生物学等多种学科而产生的新兴理论。要知道,交往永远是人类社会的热点话题,而与异性间交往则是人类社会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早期的欧洲国家,PUA主要是用于帮助社交能力欠缺的群体更好地与异性展开交流并提升好感。20世纪70年代后,西方社会对性取向的解放则为PUA的萌生提供了更加肥沃的土壤[1]。在过去的十年中,更是出现了名为“引诱社区”的跨国社区,他们致力于学习各种技巧和思维模式,以提高他们的撩妹成功率[2]

“好奇-探索-着迷-摧毁-情感虐待”,这便是PUA中最常见的“五步陷阱法”,并且在与搭讪对象的交流过程中,搭讪者自有一套话语策略:时刻注意构建男性的“正面”形象和主导身份,并且注意合理化男性在约会中的主导权利,同时掩饰男性的性目的[3]。这些技巧穿插埋藏在两性的日常交往约会中,并形成了许多“教学文章”在所谓的“情感公众号”“恋爱培训班”中大范围地传播。

近年来国内外关于PUA的丑闻频出,先有PUA教练被指控虐待威胁的事件后又爆出PUA成员在实践中严重侵害了“搭讪”对象人身安全的新闻……如此种种,强烈冲击了社会价值观。仿佛能够蛊惑人心的技术,这个已然被妖魔化的群体,引起了社会的恐慌,也更大范围地引发了心理学家的探讨

在往常我们看到的新闻报道或实验研究中,媒体和实验者大多将重点放在了PUA中的女性身上,而接下来我们将要一起关注的这项研究则另辟蹊径,关注起了PUA中的男性心理。

这是一个来自麦吉尔大学道格拉斯研究所的研究小组,他们通过网络征集和实地宣传的方式在加拿大境内大面积地招募参加引诱社区(即前文提及的PUA跨国社区)的青年男子,并通过定性访谈和实测观察的方式开展研究,他们从中立的非批判性立场出发,意图找到年轻男性加入引诱社区的原因,以及参与这个社区给他们带来的影响。

最终的实验结果展示了这些年轻男性加入社区的原因以及对他们产生的影响。在他们之中,有人是因为感受到孤独和缺乏社会包容感而加入PUA社区的,扩大了的社交圈让他们感受到更大的社会包容感;有因为成长过程中缺乏了位教他们“如何做一个男人”“父亲”而去到那里的,他们说社区里有他们一直需要的“男性榜样”;有想要摆脱与人交往时挥之不去的尴尬与害羞,引诱社区里的培训可以让他们在社交中变得自信;是因为苦于移民者的身份,加入社区后学习到的社交沟通技巧让他们更好地融另一种文化……

无独有偶,在日前腾讯出品的《和陌生人说话》这一节目里,也有这么一位来自中国的PUA者的自述。同样是一个“为什么”的问题,从他的回答里我们可以窥见更多的原因。除了从小缺少父母的抚养、缺乏社交能力等这些在上述实验中可以得到的因素外,他还说出了另外一个狠狠将他推向PUA的原因:失败的交往经历,本就深陷自卑和脆弱的他,让他感受到了加倍的痛苦从那以后,他便开始狂热地寻找能够掌控人心的方法,直到遇到PUA。在他游戏人间般的话语之下,我们听到的是对“真情”浓浓的不信任,他是可恨的,却又是可怜的。对于中国男性,情感上的另外一个压力或许来自我国的整体男女比例男多女少的社会状况加剧了他们寻找伴侣时的焦虑与紧张,他们在这样的大环境中自我怀疑着,自我否定着。

纵看以上这些来自参与者的自白,你或许也发现,他们口中的PUA似乎与我们从新闻媒体或是其他信息渠道了解到的不尽相同。不可否认,对于学习PUA的一部分人群来说,他们的目的并不全然是把控或是操纵女性,在某种程度上,PUA是他们的心理救赎,只是他们找到了错误的方法。

PUA是社会走向现代化的产物,在一定程度上为社交无助者带来了与社会相处的方式方法,但它仍然是物化人性的出口,邪恶的本质并没有因此而被掩盖。它虽然降低了部分参与者的孤独感,但是社区内部仍然无可避免地出现了负面的社会氛围,他们自己都笑称这为“邪教”;它虽然给部分参与者带来了男性榜样和相关指导,但这些教练并无法保证他们自身心态的纯粹,并且部分参与者只是盲目地跟随PUA教练学习;它虽然给部分参与者的心理健康带来了一定的积极影响,但更多的参与者功利地学习PUA技巧后变得更难以相信真情。

所以,在实验结果讨论的最后,搭讪术的黑暗面更加无所遁形:由于参与者沉迷于参与引诱社区,他们的学习成绩下降,事业受到影响;部分参与者处于滥交的生活状态,他们知道自己行为的邪恶性,却无法与自己和解。并且,长期PUA的学习与实践使参与者不自觉地对女性和其他男性进行物化和操纵,访谈过程中偶尔会从他们口中听见对女性和男性的负面评价,这些正反映着他们心理的变化。

是的,我们应当看到一部分人学习PUA的初衷,脱离对PUA压倒性批判,但PUA带来的负面影响要远超于它能够提供的正面引导,它的黑暗面在时刻警醒着我们:本心或许无辜,但结果伤人,仍罪无可恕。我们需要做的是积极行动,去阻止更多的男性学习PUA,去拉回那只触碰深渊的手,趁一切都还未开始。

那么该怎样减少学习PUA的男性数量呢?或许我们应该从根源出发。让我们将进度条拨回那个研究的开始,为什么实验者选择了男性作为研究对象?

长期以来,男性群体在PUA的相关研究中受到忽视,更多文献着重于PUA对女性的影响,并且大部分都是从怀疑和批判PUA的角度出发的,仅有一小部分文献指出,“性”并不是男性学习PUA的唯一原因,而“掌控女性”也不是他们习得的唯一技能,PUA技术不能一概而论,它的兴起是一个复杂的社会现象。

同时,大量的统计数据表明,越来越多的年轻男性难以很好地适应成年人的身份,这对他们的心理健康产生了不影响,他们之中的许多人并不符合心理健康的标准[4]。然而,对于改善年轻男性的心理健康,社会上的有效方案很少,并且年轻男性自身对社会心理健康服务的利用度也不足,就像许多人害怕去医院、担心面对疾病一样,他们之中的许多人并不会主动地向社会寻求心理帮助,他们总是希望自己是“正常”的。

这一切都告诉我们,男性的心理健康已然不容忽视,改善男性心理健康状态的需求十分迫切,社会关于男性的相关服务应当加快建设。与此同时,我们也需要更多相关的研究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从而加大社会对男性心理健康的了解度和关注度。

关爱男性的心理健康,或许才是遏制PUA技巧蔓延更好的突破口。

 

参考文献:

[1]张家源.(2020).PUA犯罪亚文化探析.青少年学刊(01),7-10.

[2]Whitley Rob & Zhou JunWei.(2020).Clueless: An ethnographic study of young men who participate in the seduction community with a focus on their psychosocial well-being and mental health.PloS one(2).

[3]梅之星.(2019).“PUA泡学”中约会流程话语分析.宜春学院学报(04),85-89.

[4] YouGov. (2019).Results for YouGov RealTime (Friendship), 3rd - 5th July 2019 [survey report].

 

撰文:于悦洋

审核:韦昶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