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应用Psychological application
首页 > 心理应用 > 社会心理科普

减少碳排放,保护你的认知水平

Time:2020-09-15    Source:    Hit:40

-“骑自行车出门吧?环保”

-“不了不了,太累了,还是开车省力”

-“这纸双面打印吧?环保”

-“不了不了,单面看起来方便”

-“把垃圾分类一下吧?环保”

-“不了不了,反正最后都统一处理了,多麻烦”

 

 生活中,虽然我们很多时候有环保的念头,但是我们常用“麻烦”这个理由来搪塞自己不去行动。可能大家觉得破坏生态的恶果离我们很远,但事实上,它就发生在此时此刻!!!一项最新的研究发现,室内二氧化碳CO2水平的提升降低了我们的认知能力。因此,保护环境,如减少CO2的排放,已经不仅仅是为了保护环境本身,同时也是为了保护我们自己的认知水平。

CO2浓度增加让我们“变傻了”?

 在早期的实验中,研究者发现人们在高浓度的CO2环境中(如潜艇),刺激反应能力、推理能力和处理威胁的能力均受到重大影响;在中等浓度的CO2环境中(如飞机)人们的视觉和操纵飞机的能力会受到损害。此后,科学家们还把目光从特定的场景转向了人口稠密的室内空间,如学校、办公楼等。

 例如,最近Karnauskas ,Miller和Schapiro考察了人们的室内认知表现与室外CO2浓度的关系[1]。他们首先将人们的认知水平分为“基本”和“复杂”两个层面。其中,“基本”层面上的认知水平取决于被试在相关的情景下所采取的行动数量,“复杂”层面上的认知水平则与被试制定策略的具体能力有关,主要表现为:被试是否能够全面考虑事物,制定出的策略是否具有稳定性和有效性。比起“基本”层面,“复杂”层面的认知水平对被试的要求高了许多。接着,研究者们构建了这些认知表现与CO2浓度的相关模型。



 图(A)呈现了CO2模拟浓度。其中,粗实线为全球CO2模拟浓度,细实线为城市室外CO2模拟浓度,虚线为室内CO2模拟浓度,红线指人类未减少碳排放时的CO2浓度路径(RCP8.5),蓝线指人类减少碳排放后的CO2浓度路径(RCP4.5)。仔细观察可以发现, CO2浓度整体上呈上升态势,室内的浓度要远远高于室外浓度。并且,若人类未对碳排放实行有效干预,全球CO2浓度状况将不容乐观。

 图(B)为CO2浓度与人们认知水平的相关关系。虚线和实线分别指“基本”和“复杂”两种认知水平。我们可以通过图(A)得知在特定年份间CO2浓度的上升数值,接着转向图(B)进行认知水平分数变化程度的对照,从而预测未来人类认知水平分数的变化状况。有意思的是,虽然该模型的构建是为了预测人类未来的认知水平,但我们也可以根据它们来推测工业革命至今人类认知水平的变化。由图(A)可以推知工业革命以来(1813-2019年)全球CO2浓度的增加了280-411ppm,套入图(B)对应模型可以估算出在此期间人类在“基本”层面上的认知水平减少了约8%(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的估计结果是在其他条件,如教育、技术和摄入营养等因素不变的情况下得到的,唯一的影响因素仅仅是CO2的浓度)。这个数字告诉我们,虽然人类在工业上取得巨大进步,但与此同时,它也对人类本身的认知发展产生了副作用。

 图(C)更具体地展示了人类未来认知水平的变化情况。随着时间的推进,在“基本”层面(虚线)和“复杂”层面(实线),人类的认知水平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变化,其具体的变化程度与全球CO2浓度的增加幅度有关。若是人类处在未减少碳排放的路径上(红线所示),相对于今天,到了2100年,人类基本层面的认知水平可能降低约25%,在更复杂层面上的认知能力可能降低约50%甚至更多。但若是减少碳排放,处于RCP4.5的路径上(蓝线所示),人类认知水平的下降幅度将大大减小。

解决办法:减少化石燃料的排放

 如上文所述,碳排放增长损害了人类的认知水平。那我们应当如何减少CO2的排放,更好地保护好自己的认知水平呢?

 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减少化石燃料的排放。原因有二:

 其一,化石燃料的排放将直接导致CO2浓度的升高,而 CO2浓度升高会使认知水平下降。

 其二,化石燃料的排放将影响空气质量,当室外空气受到污染时,通风措施的效果将大打折扣,这也意味着室内的CO2浓度将进一步升高,从而影响室内人员的认知水平。

 那么,该如何减少化石燃料的排放?科学家指出,能源结构的变化能够有效降低碳排放量[2]。近年来,我国一直致力发展可再生能源,核电、风电、水电等能源项目百花齐放。我们应当积极响应,多多使用新能源产品,支持国家继续进行能源结构的调整,争取在更大程度上减少化石燃料的排放,降低碳排放量。其次,开源亦要节流,我们要珍惜能源,提高能源利用效率,节约使用水电,低碳出行,将节能观念带入日常生活。

 减少碳排放是家园守护战,更是认知保卫战,让我们一起行动起来!

 

 

参考文献:

[1] Karnauskas, K. B., Miller, S. L., & Schapiro, A. C. (2020). Fossil fuel combustion is driving indoor CO2 toward levels harmful to human cognition. GeoHealth, 4, e2019GH000237.

[2] 朱勤,彭希哲,陆志明,吴开亚. (2019). 中国能源消费碳排放变化的因素分解及实证分析. 资源科学, 31 (12) : 2072-2079.

 

 

撰文:于悦洋

小编:林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