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概况About Us
首页 > 学会概况 > 学会历史

前言: 
    在福建心理科学网与全省心理学界同仁以及所有网民见面之际,我们专门上载了我学会前会长徐君藩先生的遗作“福建省心理学三十年”(原稿)。它全面记载了从解放前至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约三十年间福建省心理学科发展的艰辛与壮大,记载了我省老一辈心理学工作者的学术追求与勤勉努力。没有他们,就没有我省心理学科发展的今天。徐先生在该文中对我省心理学科发展所作的归纳和总结,至今读来,依然令人振聋发聩!老一辈心理学工作者的学术精神与客观态度永远是后人汲取不尽的源泉! 
    谨以此向老一辈心理学家致以崇高敬意!

 

福 建 省 心 理 学 三 十 年 
学会前任理事长 徐 君 藩  

  
    解放前福建开展过一些心理学工作。但是在国民党反动派统治下,心理学不受重视,更说不上发展。几所设有教育系的高等学校长期开设过心理学课,但心理学研究却开展得很少,心理学教师寥寥无几。厦门大学即使在设有教育学院时期,特别在曾以人才济济蜚声国内的三十年代,在教育系内专攻心理学的教师,只有孙贵定、陈懿祝教授两位老前辈。1947年左右,老一辈心理学家郭一岑、吴江霖教授来到厦门大学执教,但为时不久就离校他去。在厦门解放前夕,专任心理学教学的只剩年青教师一人。在协和大学,陈懿祝教授由厦门大学转来的时候,该校教育系才有一位专任心理学教学的教师。在华南女子文理学院,只有教育系主任陈叔圭教授专教心理学课程。当时以上各校兼教心理学的教师在校(职)者也不过二、三人。福建省立师范专科学校的处境更为尴尬,该校虽在1947年福建省研究院设立教育心理学研究室,虽有专职研究人员六人,但绝大多数不是搞心理学的。而且当时国民党王朝已濒临覆灭在夕,人心惶惶,这个研究机构等于虚设,没有研究出什么名堂。在心理实验仪器设备方面,只有厦门大学和华南学院的两个古老简陋的实验室。总之,解放前留下的本省心理学的人力、物力和科研成果的基础是十分薄弱的。解放后本省心理学工作是从很低的起点开步走的。  
    新中国成立后的三十年中,福建心理学的发展经历了六个时期。

一、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到1952年思想改造运动 
    1947年到1952年,这是从使用美国心理学进行教学,到学习苏联心理学的转向时期。这时期的政治学习、马克思注意、毛泽东思想学习和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为这种转向传造了有利的条件。在这个时期中,本省心理学工作者第一次成立了自己的学术性群众组织——中国心理学会福州分会。由当时福建省教育厅副厅长黄觉民 校友首倡,会同省研究院教育心理研究室主任金濧荣校友,协和大学教育系主任檀仁梅教授、福建师范学院教育系主任徐君潘教授发起,于1951年6月成立中国心理学会福州分会,产生了理事会 。会员十余人,多是福建师范学院、福州师范、闽侯师范教师和省研究院教育心理研究室研究人员。当时正值全国人民轰轰烈烈地开展抗美援朝运动,分会响应总会和省科联的号召,发动会员积极参加政治时事学习,投入当时政治运动,曾派代表参加本省科学界抗美援朝代表会议,控诉美帝罪行。这一时期政治运动频繁,学术活动开展不多。
  
二、从1952年思想改造运动结束到1957年整风运动 
    这是掀起学习巴普洛夫学说和苏联心理学高潮,改革心理学教学的时期。  
    在1952年到1954年高等学校院系调整中,四校一室的心理学工作者汇集到福建师院教育系,形成一个十一人的专业小队伍,为开展心理学学术活动提供了有利的条件。  
    在苏联两院会议决议的影响下,全国医学界和心理学界掀起了学习巴普洛夫学说的热潮。福州分会成立后开展的第一宗中心工作,就是组织巴普洛夫学说的学习。1952年9月到1953年10月有计划地组织会员系统学习《大脑两半球机能讲义》。在自学基础上进行集体讨论,并邀请福建医学院生理科主任贾国潘教授对各单元学习作辅导报告,组织观看有关的科技影片。还学习了北京心理学工作者结合心理学问题学习巴普洛夫学说的心得体会。会员普遍反应这种学习对于破除唯心主义心理学观点,理解心理的物质基础和学习苏联心理学作用很大。  
    福州分会成立以后的次一中心工作,是推动学习苏联心理学,改革我们的心理学教学内容。当时苏联高等学校和中学的心理学课本相继翻译出版,我省心理学工作者如饥似渴地进行学习,边学边改革教学内容,同时下很大功夫编写各种心理学教材和讲稿。特别是福建师大心理学教研组依靠集体力量,于1952年编出第一部公共课《心理学》教材,并在1954、1956和1957年三次进行修订改编,解决了当时最迫切的教材问题。分会于1953年举行心理学教学问题讨论会,参加者有福建师院、福州师范和闽侯师范心理学教师。在会上交流了教学经验,讨论了如何改进教学问题。人民教育出版社编印了建国后第一本心理学课本——师范学校《心理学》课本,分会于1953年10月和以后不久组织了两次座谈会,逐章学习讨论,提出关于本书优缺点的意见送人教社,并讨论如何使用好这种课本问题。  
    在学习苏联的高潮中,教育部于1952年、1953年和1956年先后聘请苏联专家普式金、彼得罗舍夫斯基和彼得罗夫斯基,到北京师大讲学,开进修班,我省厦门大学、福建师院派心理学教师5人次参加学习,学习归来都作了传达,并组织学习专家讲学内容,特别是彼得罗舍夫斯基关于心理学的哲学基础部分。这些学习加深了对苏联心理学的理解,对于培养本省心理学骨干也起了一定作用。但是对苏联心理学的学习存在着囫囵吞枣、全盘照搬的毛病,同时对欧美的心理学采取一律否定的态度。二者都违反实事求是、一分为二的精神,不利于根据我国实际,取长补短,洋为中用,建立具有我国特点的心理学。

三、1957——1958年整风运动到心理学批评运动
    这是出现一股批判心理学的冷风,使心理学受到严重干扰破坏的一个时期。正当我们积极地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毛泽东思想,学习巴普洛夫学说,参照苏联心理学,在心理学理论及教材上进行除旧布新的时候,正当全国心理学界重新检查修订“心理学十二年发展规划”,中国心理学会发出“苦干三年创新局面”的号召的时候,1958年8月北京师范大学部分师生在该校名誉教授、“理论家”康生的支持、煽动下,发动了“批判心理学的资产阶级方向”的运动。这次批判运动,凭“长官意志”,用行政命令的方法,支持心理学是社会科学、阶级科学的观点,批判心理学是中间科学、自然科学的观点,把后者统统打成是资产阶级的。认为这种心理学是“伪科学”,是“白旗”,这股冷风横扫全国。我省自难幸免,部分教师也闻风而动,开展同样的批判,一时造成学术思想的大混乱。有的教师虽不完全赞同批判的主张,但在沉重的极“左”思想的“封压”之下,“奉令”批判,言不由衷;也有少数教师对某些批判的主张表示怀疑,保留自己的意见。当时把不少心理学教师作为“白旗”来拔,使心理学工作无所适从。这次批判破坏了党的“双百”方针和知识分子政策,摧残了心理学的发展,打击了心理学工作者的积极性,从方向到方法都是错误的,在理论上也是站不住脚的。批判运动时间虽不长,当时产生了十分严重的后果。成为三十年来全国和我省心理学界浮云蔽日、黯然无光的一个时期。
  
四、从1959年到1965年我省心理学的繁荣时期 
    党中央发现了心理学批判运动的错误后,进行了甄别,我省心理学工作进入一个“严寒过后绽春蕾”的时期。  
    1959年3月和5月首都心理学界两度召开座谈会,讨论1958年批判运动涉及的心理学对象、任务、方法和学科性质等问题。这一时期本省心理学工作的头一个中心就是响应总会的号召,开展上述问题的讨论。1959年4月,福建师院教育系心理学教研组,结合心理学教材建设,针对心理学的一些基本问题,开展讨论。同年六月福州分会召开关于心理学对象问题讨论会,10月福建师院教育系举行科学讨论会,也讨论了心理学的对象和性质问题。1961年8月省心理学会又举行学科性质问题讨论会。参加上述讨论的除心理学工作者外,还有哲学、教育学、生理学、医学等方面通知。这些讨论解放了被禁锢的思想,贯彻了“双百”方针,澄清了被1958年批判扰乱了的思想,进一步肯定了心理学为社会主义建设的发展,必须促其更快地发展的需要。心理学工作者和有关同志受到很大鼓舞,大家的信心、干劲更足,为心理学重整旗鼓,阔步前进,铺平了道路。  
    1961年福州分会扩建为福建省心理学会,于6月17日召开第一次会员大会,产生了理事会,并进行学术讨论。原分会会员32人转为省学会会员,当时新发展会员15人。 
    在1960年以前,本省心理学工作者集中全力解决教学问题,很少开展科研,只在心理学的基本理论问题上做了一点探讨 。1960年起开始进行儿童心理年龄特征的研究,如《如何理解和对待儿童心理年龄特征》一文(徐君藩、赖昌贵、张萍芳),曾在1961.7.16《福建日报》刊登,经改写后以《论儿童心理的发展与年龄特征》为题,在1961.8.25《文汇报》上刊登。受到国内心理学界的重视。还开始做实验调查研究。在扩建为省学会的第一次会员大会上报告讨论的论文计有5篇,除了一篇是关于儿童心理年龄特征的理论问题外,其余4篇既是有关幼儿园,小学教学改革的心理学问题,又涉及儿童心理年龄特征的调查和实验研究 。这些研究为以后一系列儿童心理年龄特征问题的探讨打了先锋,这些研究、报告和讨论也打破了科学研究工作的神秘感,增强了动手干的信心。幼儿和小学教育实际工作者应邀参加讨论,密切了理论工作者和实际工作者的关系,为以后的协作研究打下基础。这个会议成为我省心理学开始进入繁荣时期的里程碑。  
    1962年2月,中国心理学会召开教育心理专业会议,邀请包含我省在内的16个省、市、自治区心理学会代表参加。我省代表徐君潘携带省心理学会成立会上报告讨论的5篇论文,参加了会议。其中《儿童心理年龄特征的稳定性和可变性及其关系》(徐君潘、赖昌贵、张萍芳)和《小学一年级学生学习算术应用题与思维发展》(赖昌贵)二文被选刊《教育心理论文选》(人民教育出版社,1962)。徐君潘同志被推选为教育心理专业委员会委员。在会上制订了“中国儿童心理年龄特征研究初步意见”,研究目的为深入探讨我国儿童心理发展各年龄有关阶段的特点与规律,为教改提供依据,为心理学积累基本资料,把教育心理与儿童心理两个方面的研究密切结合起来,使儿童心理发展的研究能得到更好成果。研究重点放在学前和学龄两时期。以5年为期,予期在几个重要心理特征方面取得一定成果。同年5月修订,正式公布。  
    1962年7月儿童心理年龄特征研究的华东地区写作会议在上海召开,订定了“协作计划草案”。我省福建师院和南平师院也承担了一定任务。  
    这种科研计划的制订对我省心理学工作者起了很大的指导、鼓舞的作用。同年9月省心理学会根据以上两次会议精神和安排,也订定了本省的儿童心理年龄特征研究协作计划,参加的单位有,福建师院、南平师院、福建教育学院,福州师范等。研究内容以结合语算教学探讨学龄初期儿童思维和记忆的年龄特征为主 。共有7个协作项目,完成情况较好,写成调查、实验报告7篇,递交省学会第一届学术年会和全国第二届学术年会交流。  
    1963年8月17-21日省心理学会在福州举行第一届学术年会,内容为检阅一年来科研成果,进行教学与智力发展的相互关系及如何根据中小学生特点进行阶段教育两个专题讨论。出席会员代表40人及省教育厅、人民教育出版社、省团委、福州优秀中小学教师及教育系部分师生50多人。共收理论文章、调查时间报告和经验总结23篇 ,在会上宣读9篇,并展开讨论。  
    省学会从这些论文报告中选出12篇约19万字,编印成《论文选集》,并由本会代表徐君藩、詹秉绶、赖昌贵带送1963年12月召开的中国心理学会第一届学术年会交流 。其中《小学一年级学生复述课文内容的抽象概括特征实验研究》(徐君藩、张萍芳);《小学一到四年级学生掌握算术规律的思维特点》(赖昌贵);《实际行动和外部语言对于精确再现视觉形象的意义的初步研究》(杨尔衢、史建生);《中学生不随意记忆效果的年龄特征的实验研究》(詹秉绶著)等文在大会或分组会上宣读。 上列第一、二两篇连同《孔子教育思想的心理学基础——兼谈孔子是否亦为心理学家》(李明德)和《戴震论人的心理和教育》(李明德)被选入中国心理学会编辑出版的《心理学论文集》。上列第1至4篇并被编入《福建师院学报》1964年第一期。《根据小学低年级儿童年龄特点进行语文教学》(林掓惠),也编入《福建教育》选刊。  
    本届年会是我省心理学研究成果的第二次检阅。与省学会成立会上的第一次检阅现比,可看到较明显的进步。首先是关于开展心理学科研的思想解放。进一步打破了科研工作的神秘感,由前一次简约式的“独穴经营”,到这一次的“协作开业”——参加的不仅有心理学专业工作者、教育史教师,以及教师进修院校教师,更为难得的是中小学教师也加入心理学科研队伍。思想上的第二个突破是进一步打消了心理实验“高不可攀”的顾虑,实验研究报告大有增加。在年会的实验成果的讨论中,对所采取的研究方法都很注意反复探讨,起了练兵的作用,大大有利于提高实验设计水平和实验方法。论文的数量和质量有明显的进步,体现了我省心理学工作者和部分教育实际工作者对心理学科研的高昂积极性。在科研内容上,多能紧密结合教学改革实际,围绕预定的中心——儿童心理年龄特征。对这方面研究的协作计划也完成得较好;还开始着手进行一些德育心理的探讨。这些科研成果是这一繁荣时期的主要标志,对本省心理学工作者和有志于心理学研究的教育实际工作者,是一个很的鼓舞,也增强了搞心理学科研的信心。  
    省心理学会围绕儿童心理年龄特征问题的研究和宣传,采取了若干措施,组织了不少活动:  
    首先是省学会理事会的重视,多次研究推动此项工作的措施,订定关于这个问题的研究计划。  
先后召开多次讨论会,座谈会,如儿童心理学年龄特征的稳定性和可变性的关系问题讨论会 ;如何开展年龄特征问题协作研究座谈会;小学儿童年龄特征座谈会;如何开展年龄特征研究座谈会等。  
    组织调查小组,在福州地区开展小学各年段年龄特征调查。  
    为着有利于开展以思维、记忆的年龄特征为中心的科研工作,举行了3次专题报告:我国和苏联教育心理和儿童心理研究动态(徐君潘);苏联关于记忆问题的研究(杨尔衢);苏联关于思维问题的研究(赖昌贵)。  
    举办关于年龄特征的讲座,如福州市教育局小学心理系统讲座(杨尔衢);共6讲,听众达5千人次左右。为闽侯地委讲学前和小学儿童心理年龄特征与教育(汤铭新),为省广播电台星期学术广播播讲《少年的心理年龄特征家庭教育》(徐君藩),《和家教师、家长谈小学儿童的心理和教育》(汤铭新)。  
    围绕年龄特征问题,也进行了一些编译工作,如选印《心理学研究方法参考资料》,(1946.9,约十万字),以协助解决开展儿童心理年龄特征研究方法上的困难。福建师院教育系的《心理学论文选译》也围绕思维和记忆的发展问题翻译印发了纠偏文章;省心理学会编印的《心理学动态》还着重报道这方面的情报和参考资料。  
    因为这时期我省心理学的科研有中心,取得较好的成绩。  
    1963年12月中国心理学会第一届学术年会,强调注意开展德育心理的研究。同时我会代表也应邀参加中国先少队(注:中国少年先锋队)本省优秀辅导员大会,会上提出加强对少年儿童进行共产主义思想教育的必要性,并向心理学会提出要求。省学会在前一阶段开始 关注这个问题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宣传编印了《心理学动态》德育心理专辑(1964年2期),福建师范心理学教研组还制订了“小学生某些道德品质形成的初步实验研究方案”,进行了第一阶段了解性的实验后,因农村社教运动开始,教师都下乡而中止 。  
    这一时期在科研工作之外,编写修订教材、提高教学质量,也是我省心理学工作者的一宗大事。例如福建师院心理学教研组继1952年——1957年四次编写修订之后,从1959——1962年又三修公共课心理学教材。原拟订打破旧框框,另立新体系,但遭遇许多困难不好解决,所以在体系上仍以普通心理学为基础,结合教育心理学。后三次编写修订企图解决以下问题:如何恰当处理人的心理阶段性、心理与实践的关系等问题,把其精神实质渗透到具 体分析中去,避免千篇一律,干瘪生硬;如何解决教学时间少、教材内容多的矛盾,如何针对学习本课的各系学生的将来工作需要,精简基本理论部分,特别心理的生理基础部分,加强教育心理学、青少年心理年龄特征材料,突出心理规律在公共课的应用;各章节的材料组织如何精简集中,避免零星重复。这些问题虽然没有得到彻底解决,但在一定程度上有所改善。当时省内几个师专多接受这些教材,所以影响较大。开有公共心理学课的学校,在修编教材出版以前,也多自行编写教学提纲或讲义。  
    1961年2月至6月,我省心理学工作者协助省教育厅编写师范学校《教育学》课本的补充教材《小学儿童的心理》,由省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 。在这一时期省教育行政干校也开设了心理学课,使教育行政干部懂得按心理学规律办事。  
    在这个时期里省心理学会同福建师大教育系联合创办了《心理学动态》内部情报刊物,1961年7月到1964年7月共出10期。中国心理学会副理事长曹日昌曾在1963年学术年会开幕词中赞扬此刊是我国心理学工作者的良好读物。  
    还举行了学术报告会和座谈会。如《关于心理的生理机制的若干新研究》专题报告(陈德智),与福建师院联合召开的《关于机器教学问题》座谈会 。  
    此外,会员队伍也有所扩大,扩建以后陆续吸收新会员45人,加上原有福州分会会员35人,共达80人(1964年6月数字)。新会员多是师范学校心理学、教育学教师,还有一些对心理学深感兴趣的,教学成绩卓著的小学优秀教师。  
    可以断言,如果当时能够保持这样欣欣向荣的势态发展下去。我省心理学工作一定能够取得比现在大得多的成就。不幸的是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凭借所窃取的权力,实行法西斯文化专政,特别是该集团成员之一姚文元把黑手伸进心理学界,兴风作浪,重复1958年批判时的观点,认为心理学只能研究心理的阶段性,否则便是资产阶级的、反动的,抡起大棒向心理学杀来。

五、1966到1976年心理学濒临破灭的边缘  
    这是一个我国心理学从繁荣昌盛的境界被推下灾难的深渊的时期。  
    在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肆虐的十年浩劫里,在姚文元反动思想的影响下,心理学再度被打成资产阶级的“伪科学”。他们提出不仅要“批斗”而且要“砸烂”心理学。心理学受到特别残酷的摧残,在我省也没有例外。在极“左”思想的冲击下,我省的高等、中等师范学校全部被撤销。心理学教研组和教育课教研组连同教师队伍随之被一扫而光,心理学教师不是被下放,就是被迫转业,心理学实验设备丧失殆尽,心理学会自在砸烂之列,心理学工作被迫停顿十几年,由其所造成的学术思想混乱,产生了十分严重的后果。
  
六、1976年粉碎“四人帮”到现在 
    这是一个我省心理学重整旗鼓、再度阔步前进的时期。  
    1976年粉碎了江青反革命集团之后,党中央提出新时期的总任务,全国科学界发出向科学技术现代化进军的号召,指明了前进的方向,鼓舞了我省心理学工作者的信心和斗志。教育部为1959年的心理学批判平了反,心理学界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摧残心理学事业的暴行,开展了大批判,调动了他们(心理学工作者)努力工作,争取做出贡献,促进心理学加速发展的社会主义积极性。1977年8月召开的全国心理学学科规划座谈会是心理学界的第一丛报春花,捎来了春天来到心理学园地的消息。1978年到1980年,先后召开的全国心理学专业学术会议、中国心理学会第二届和第三届学术年会,闪耀着我国心理学重新焕发的青春之光。在会上总结了过去十几年的经验教训,介绍了当前国际心理学动态,交流了打倒江青反革命集团后开展科研和教学的成果,明确了心理学必须为“四化”服务,心理学本身也必须现代化的努力方向,进一步修订了科研规划。在这样的大好形势下,在省科协的指示下,在中国心理学会的号召下,我省心理学会于1978年8月恢复了活动,在两年多时间里各方面都取得了较大的进步。 
 
    一、恢复、健全组织,壮大队伍以保证和促进本省心理学工作顺利开展,省心理学会恢复活动后,在原有理事的基础上,增补了新理事,成立了新理事会; 进行了旧会员的登记,还发展了新会员,会员人数由原有的80人发展到现在的 人(原文空着),分布在省内20个县市中。各地原有会员小组都恢复活动,并新成立了若干会员小组。原厦门会员小组扩建为厦门心理学会,开展了许多工作,受到厦门市科协多次表扬,成为各地会员小组学习的榜样。为加强本会各方面工作,还先后成立了编译工作小组、医学心理专业小组、科普工作小组 。原有的心理学教师逐渐归队,有关单位还从省外调进一些教师,壮大了我们的队伍,虽然这个队伍还很小。1980年10月,省教育学院办了师资班,培训地区教师进修学院的教育学心理学教师,为本省增加了一份心理学工作力量,扩大了心理学的阵地。福州神经精神病防治院办的省精神病科医生进修班,也开设了心理学课程,讲授普通心理、心理测验及量表、心理治疗以及心理卫生等,起了为本省开展医学心理工作培养骨干的作用。福建师大教育系自1978年起连续三年招生,除设有心理学的必修课外,另设有心理学的选修课,二、三年级学生还成立了心理学兴趣小组,为培养心理学新生力量创造了条件。  

    二、积极推动科研工作,掀起新的高潮。这个时期的科研工作有较显著的进步,表现在科研成果的三次检阅上。1978年12月省心理学会与福建师大联合举办科学讨论会。它标志着我省心理学科研工作的复兴,也是排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干扰迫害后,我省第一批心理学科研成果的检阅。在会上报告讨论了7篇论文,其中属于心理学的有如下4篇:1.《论教学与智力发展的相互关系》(赖昌贵);2.《3——7岁儿童数概念和运算能力发展的调查研究》(全国协作项目,王秉铎、黄宪妹);3.《小学生解答数学应用题错误原因的分析》(赖昌贵);4.《字词的不随意识记对活动的依存的关系》(杨尔衢)。会后这四篇经修改后论文由我省代表杨尔衢、赖昌贵带送1978年12月召开的中国心理学会第二届学术年会交流,其中第3项在发展教育心理分组会上宣读,第2.3.4项被编入《年会论文选集》,第2项还与其它8个协作地区的调查报告一起编入专辑 ,第4项也刊登在《儿童心理与教育心理》1980年第2期上。  
    1979年11月在天津召开中国心理学会第三届学术年会,省学会代表徐君潘、彭有方、周洵和刘发增携带本省论文报告12篇送会交流。其中基本理论1篇,儿童心理、教育心理7篇,德育心理2篇,医学心理2篇 。《小学生初步掌握对应规律的心理特点》(赖昌贵)和《O.I.T的验证、复制及其引伸》(彭有方、张仁川、丁伟勤)两文分别在教育心理分组会上宣读;上列第二篇和《开展中国式的心理咨询工作》(彭有方)被选编入《医学心理学文集》(一)(北京心理学会出版),《低年级语文教学注意培养思维能力》(厦门实验小学心理学组)和《要重视培养幼儿的有意注意能力》(厦门心理学会纪瑛瑛)二文也为《光明日报》选刊。《7—12岁儿童数概念和运算能力发展的调查报告》(王秉铎、林钟敏、赖昌贵)即将编入全国10个地区协作研究报告的专辑中。  
    最近召开的我省心理学会第一届代表大会暨第二届学术年会,又收到论文、调查实验报告 篇(原文空着),超过文革前17年的总和。论文在内容和水平上也有了进一步的提高,对我国心理学的建设、教学改革和医疗事业起了积极促进作用。 
 
    三、比较普遍地开展科普工作,扩大心理学影响,由于实现“四化”的需要和本会会员积极性的高涨,科普工作开始受到重视,各地较普遍地展开科普活动,有的地方已做出显著成绩。据我们了解,厦门心理学会和福州师范等12个会员小组,多以教师学习班为主要阵地,共计举行214次心理学科普专题报告或系统讲座,听众约24000人次。其中福州师范42次,8000余人次;鼓楼区教师进修学校40余次,5000余人次;所举办的科普报告会听众在2000-3000人次之间,尚有厦门心理学会和福建师大,龙岩、晋江等会员小组也开展了各种科普活动。福州神经病院举办多次关于医学心理的科普报告。福州师范还编制了《记忆与教学》、《儿童想象地特点与教学》等三套幻灯片,其中一套曾参加1979年省幻灯教学汇报会,获得优秀奖,有时也结合科普报告放映。心理学知识还开始受到部队的重视,本会会员曾应邀作结合部队政治思想教育的心理学报告,深受欢迎。福州师范编印的《心理学通俗讲座》共印33000册,省教育厅决定以本书为基础、改编为本省师范学校教材。福建师大党委为党政干部开设教育科学讲座,其中包含心理学三个专题。福州幼师也为幼教培训班系统讲心理学或作专题报告。上列工作反映良好,深受欢迎,推广了心理学知识,促进了教学质量的提高,也争取到了有关领导对心理学的重视和支持。这一时期心理学科普工作的活跃、和群众对心理学知识的强烈需求都是我省从未见过的。
  
    四、踊跃参加全国性学术活动,提高业务水平,培养锻炼专业骨干。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以来,我省心理学工作者积极参加了全国性的科研协作,如“3-7岁儿童数概念和运算能力发展的调查研究”、“7-12岁儿童数概念和运算能力发展的调查研究”、“3-6岁儿童言语发展的调查研究”和“小学生识别几何图形掌握几何概念的心理特点”等,取得一定成果。教育部组织的《普通心理学》下册和高等师范学校公共课《心理学》的协作修订编写的部分任务,由史建生、梁金泉二同志分别承担,两书都已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  
    这个时期全国性心理学学术活动空前活跃,我省心理学工作者积极参加,1978年5月到1980年12月参加的会议达21类38人次,其中三种大型会议12人次,科研协作3人次,教材协作7人次,总会各专业委员会7人次,学习班和备课会议5人次,听外国专家讲座3人次。有的同志还承担了全国性学术团体的一定职务,如徐君潘的中国心理学会理事、《心理科学通讯》编委,赖昌贵任中国心理学会教育与儿童心理专业委员会委员,彭有方任医学心理专业委员会委员、《心理卫生》期刊编委,陈文贵任中国心理学会科普工作委员会委员。  
    上述活动对我省心理学工作者开阔眼界、交流学术思想,提高业务水平,促进业务骨干的成长,都起了巨大作用,也为全国心理学事业添砖加瓦,尽几分力量。
  
    五、扩大活动领域,为更多的实践部门服务。省学会的工作原来局限于儿童心理和教育心理领域内,粉碎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后,即扩展到医学心理,这是一个可喜可贵的突破。福州神经精神病防治院成立了医学心理研究组,1978年11月在省学会下又成立了医学心理专业小组。他们除了组织学习、开展科普工作外,还进行了科研工作,如编制精神分裂症状与临床药物关系量表,试行O.I.T测验,复制国内使用的O.I.T测验方法,修订皮奈-西蒙智力测验量表,探讨心理治疗在精神科临床上的应用,并开展心理咨询工作。(科研成果受到重视情况已见上文)。现正在从心理学角度开展精神分裂症防复发研究工作,对福州市鼓楼区47个居委会200多名病人作了临床资料分析,并对其中67例作深入家访复查,并以药物治疗同社会工作相结合,防止复发同时以信访方式进行出院病人调查,对复发的因素作进一步研究等。厦门心理学会接着也成立了同样的专业小组。在最近一次学术会议上出现了我省历次学术活动中第一篇关于运动心理学的论文。这是我省心理学工作向更广阔的领域进军的好预兆。  

    六、加强编译工作,为情报交流、业务学习提供有利条件。本会同福建师院教育系联合编印的《心理学动态》内部刊物,创刊于1961年7月,在文革前出版10期,1978年2月复刊到今年年底已编印12期,仍保持内部情报刊物性质。内容报导心理学研究和教学的动态,心理学问题的争鸣,中国心理学会、省内外心理学会的重要活动等。该刊在沟通心理学情报,宣传心理学工作,推动科学研究,引起各有关方面对心理学工作的重视,联系团结本会会员和有关单位及群众诸方面,都起了积极作用颇受欢迎。《心理学参考资料译丛》是在这一时期新创办的内部交流不定期刊物,已出3辑,第4辑正在付印中,共刊登本刊组织翻译的文章17篇。  
    福州神经精神病防治院科委会情报组的编辑《参考资料》内部交流刊物,包括医学心理学内容,每季度一期,已出4期。  
    在编印科普读物和心理学参考资料方面,也做了很大的努力,共编印10种75000册。其中福州师范刘发增同志编写的《心理学通俗讲座》印了33000册,省心理学会同福州实验小学联合选编的《儿童心理与教育》印了25000册,省教育学院选编了《心理学参考资料汇编》也印了11800册,这些工作的新进展为掌握国内外心理学情况,学习心理学理论,推动本省心理学工作,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举办学术报告会,活跃学术空气,促进学术交流,在这个时期本省和有关单位还举行了学术报告会或讲座,例如:1978年11月26日省心理学会在福州举行评冯报告会,由杨尔衡同志作题为《冯特心理学简单评介》的报告,福州地区会员和教育界人士近一百人参加听讲。1980年6月30日—7月5日福建师大教育系邀请来榕探亲的美国加洲大学洛杉机分校心理学教授刘永和来校讲学,共讲5个专题:行为派与行为科学,情绪习惯与制约或条件式学习、认识作用与操作工具式学习、文化创造与观摩示范式学习、行为问题与行为修改法。听讲者除教育系师生外,尚有校部领导和有关人员、附校和幼儿园教师、省心理学会部分会员、省卫生局、省妇联等单位同志120余人。后来还和教育系心理学教师座谈半天。1980年9月 日,福建师大教育系乘南京师院副院长张焕庭教授过榕之便,邀请来系作关于《意识与实践的关系》的报告,听讲者有教育系师生、政教系和福州师范教师160余人,这些学术活动对于开阔眼界,丰富心理学知识和国外心理学情况,都有很大帮助。  
    我省的心理学工作正以方兴未艾的锐气,向新的高度进军。  
    三十年来我省心理学经历一个“W”字型的曲折的发展过程。由上文列举的事实中,可以看到尽管我省心理学事业遭受到两次沉重的打击,但是每经一次周折排除了干扰之后,心理学工作都恢复较快,起步较早,上升较显著。有关方面肯定了我们的成绩,也对我们提出更高的要求,例如中国心理学会理事长潘菽同志在1978年12月第二届学术年会上所作《面临着新时期的我国心理学》报告中提到我国心理学研究工作要建立相当数目的主要基地,除北京、上海和杭州三地已具备基地的条件外,要求南京、……福州等几个地方在不多几年内争取发展成为有一定规模的心理学研究的基地。其实上述的进步是就本省前后时期的比较来说的。若同当前实现“四化”大业对心理学的要求,同先进的兄弟省心理学会的成就及潘老的希望相比,我们虽然起步不算迟,但因为量不足,已远远落后于形势的发展。  
    近几年来的主要弱点表现在:心理学队伍仍然十分薄弱,还没有研究心理学的专门机构和专职的心理学科研人员,科研指导力量贫乏,科研的阵地战不易展开,科研成果数量少,质量也有待提高;组织学习心理学理论工作做得不够,以致学术水平提不高;会员小组没有充分发挥作用,学术活动未能就地生根。此外,我省有关部门的领导虽然开始认识到心理学的重要性,但还没有考虑如何为心理学事业解决人力、经费和设备问题。
  
    三十年来我省心理学的主要经验是:

    一、团结安定的社会环境和《双百》方针是心理学发展的保障。建国以来我省心理学的发展,同全国一样,是波浪式前进的。在出现团结安定和重视贯彻《双百》方针局面时,心理学就繁荣昌盛;在政治动乱,极左思潮泛滥,混淆学术问题与政治问题,帽子满天下棒子遍地扫时,心理学就停滞不前。我们学会组织要在影响所及范围内促进安定团结局面的发展;坚决贯彻《双百》方针,鼓励解放思想,发扬学术民主。我国心理学还是一门很不成熟的学科,要把它建成具有我国特点的真正科学的心理学,很多问题有待解决,特别需要学术争鸣。 
    二、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是心理学发展的基础,要建立我国真正科学的心理学,要在心理学基本理论问题上明辨是非曲直,坚持自己正确的见解,必须完整地、准确地掌握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作为思想基础,否则就会承继过去两度刮起极左冷风时候那样,产生思想混乱。也只有掌握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才能清除心理学领域中的唯心主义、形而上学的东西,才能处理好科学研究中的问题。但是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并不是以哲学代替心理学,也不是贴标签,而是运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立场、观点、方法,分析解决心理学问题。 
    三、“四化”建设提出了要提高教育、医疗……等各行各业工作效率的需要,各有关部门领导的支持,心理学专业工作者和教育、医疗等实际工作者的共同努力是心理学发展的重要条件。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以后,党中央提出新时期的总任务,号召实现工作着重点的转移,发展科技是关键,教育是基础。有关领导和广大教育工作者迫切要求根据教育学、心理学规律办事,医疗等部门也有类似的提高效率的要求,给心理学的发展以很大的推动力量。省科协的领导、中国心理学会的业务指导、本会挂靠单位—福建师大党委和有关部门的支持,也是我省心理学工作顺利开展的不可缺少的条件。由上文中还可以看到,人数有限的心理学专业工作者和广大的实际工作者的共同努力,对本省心理学的发展起了多大的作用。  
    四、学会应有自己的特点和独特的作用,在发展科学事业上是必不可少的组织。科协及其所属学会是群众性的学术团体,具有三大特点和作用:1.它具有跨行业、跨部门的特点,能起到科技工作者同行之间的横向联系的作用。2.它具有行政部门所不能代替的群众性的特点,它易于充分发挥民主,贯彻群众路线。3.它还具有使科技工作者同党组织建立联系的纽带和桥梁的作用。这些特点和作用是其它机构、组织所没有的,因而学会这种组织是其它机构所不能代替的。各个部门理应重视有关学会的作用,不应把它看作“可有可无”“无足轻重”的装饰品。学会的干部和会员更不要妄自菲薄,自认是应景角色。另一方面,学会毕竟知识学术性的群众组织,它的作用是有限度的,许多行政管理方面的事务,它是无能为力的。例如研究机构的设立、科研人员的配备、经费的拨给以及科研设备的充实及科研任务的分配等等,都有待行政部门来解决。这些问题不解决,学会的作用就会被削弱,学会的许多工作计划就会落空。因此学会必须争取行政部门的支持,行政部门也必须积极主动地为学会创造有利的工作条件。二者密切配合,相辅相成,才能有利地推动本省心理学的发展。  
    五、活动骨干的成长是推动本省心理学事业和学会工作发展的有利因素。在没有学会专职干部的情况下,学会的活动骨干的负担是很重的,许多同志不辞辛苦,牺牲了休息,动用了六分之五的宝贵时间,处理学会工作,做出了显著的贡献。正如省科协1962年上半年工作总结中所说的“我省水利,……心理等六个学会的工作开展的比较好,主要原因之一就在于这些学会的领导集团中,已经成长了一批活动骨干,他们的工作很有主动性,他们中一般都有几个科学家,热心地抓学会的经常性活动。” 回顾我省心理学三十年,在深切怀念本省心理学会的首创人黄觉民教授的同时,我们也对已故的曾为心理学会做过很多工作的前福州分会副理事长潘茂元同志和长期担任学会秘书长的刘以照同志表示深切的怀念。另外对现在的学会骨干也表示崇高的敬意。培养选拔中青年骨干,也是当务之急。
  
    三十年的工作体验使我们深切地感到,省的心理学事业要多快好省地发展,为“四化”多作贡献,为我国心理学的现代化添砖加瓦,还必须处理好以下几个关系:
 
    一、普及与提高。这里不是谈论一般的普及与提高的关系问题,而是针对当前我会会员的具体情况,探讨在学术活动的安排上如何处理好这个问题。我会会员中,高等、中等师范学校和教师进修院校的教育课教师占最大的比重,不过他们有的专教心理学,有的专教教育学,更多的是兼教二者。部分优秀的小学教师和幼儿园教养员等教育实际工作者加入我们的队伍,促进了我会工作更紧密地结合教育实际。但是,我会员所从事的具体工作各有特点,对于掌握心理学问题的高度和深度的要求就不相同,学会的学术活动如何安排,便成为值得探讨的问题了。过去我们存在着“服从”多数、侧重普及的思想,学术性较高的报告会、讨论会安排得太少,现在看来这是不恰当得。我会作为学术性组织应加强学术性较高得学术活动,以提高会员学术水平,普及性活动另行安排。  
    二、理论的研究与实际的研究。任何学科的生命都主要体现在能解决实际问题,推动实践。必须为“四化”做出切实贡献,学科才能获得更大支持、更快发展。三十年的经验充分证明,心理学的繁荣昌盛时期也就是心理学为社会主义建设作出较多贡献的时期。所以必须坚持理论联系实际原则开展学术活动,特别是科研。但对于理论联系实际也不能作过分狭隘的理解,错误地认为任何研究都必须“立竿见影”,直接能在实践上运用,否则就是“空对空”。有的研究间接为解决实际问题提供理论根据,有的基本理论研究对实际研究的方向、方法起指导作用,有的研究理论性较强,为建立具有我国特点的心理学理论体系所需要,只要他们来源于实践,而且经得起实践得检验,都不应看作脱离实际。  
    三、(原文删除)  
    四、科研的阵地战与游击战,科研的协作与发挥的特长。阵地战是指科研选题有中心,长期坚持;力量集中,抗战协作,打歼灭战。游击战则指零敲碎打,短期突击。我省心理学队伍薄弱,物质条件比较差,为充分发挥有限得人力物力的作用,应该提倡阵地战。本省心理学会以前曾经围绕思维和记忆发展的年龄特征(以学龄期为重点),发动各会员小组联合订立科研计划,历次学术会议的论文也以这些内容为多,已初步形成一个课题中心。也曾组织四个会员小组参加协作研究,取得了较好得成果 ,不过只是一种“松散”的协作——围绕一个较大范围分担有关课题,而不是同一具体课题的分工合作。今后协作研究上还要“更上一层楼”。当然协作也要“协而不死”,要有一定灵活性。而且还要注意各单位的具体现状和过去基础,扬长避短,实行阵地战与游击战相结合。争取向阵地战发展,但也不放弃游击战。  
    五、(原文删除) 
    六、实验方法与其他研究方法。有人认为实验法是脱离实际的,另有人认为实验法以外的诸多方法都缺乏科学性。这两种看法都是片面的。人的心理是十分复杂的存在,应该以多种方法研究。而且采取何种方法,都应根据研究对象的特点和研究者的特点来考虑,不应一概而论。不过实验法控制条件比较严密,各种因素的因果关系容易确定,结果分析有具体的数据,更有说服力。对于适合用实验法的研究对象和有条件用实验法研究者,我们鼓励他们多用实验法。不具备上述情况和条件的,可采用观察、调查、活动产品分析、个案分析等等其它方法。  
    以上所举史实只限于个人所见所闻,一定有许多缺陷,所谓经验教训,只是个人体会,未必正确,欢迎补充指正。  
    回顾过去,展望未来,我们豪情满怀,在新的历史时期,本省心理学大有可为,大有希望。“四化”向心理学提出巨大的任务和急待解决的问题,同时对心理学的发展提供无比有利的条件。让我们同心同德,吸取三十年的经验教训,尽早把福州建成全国心理学研究的重要基地之一,把各地分会和会员小组建成我省心理学工作的重要据点,为“四化”大业和心理学本身的现代化做出更大的贡献。   
                                                                              于1979年  


注: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硕士,曾任商务印书馆《教育杂志》主编、上海大夏大学教育心理系主任、福建省研究院院长,著有《教育心理学》(商务印书馆),1956年11月病故于华东师大教育系教授任内。  
理事长黄觉民,副理事长潘茂元,秘书李明德,组织组檀仁梅,教研组徐君藩、张俊玕、林嫦娟——中国心理学会《心理学通讯》第3期,P74, 1954:2.28  
《心理学通讯》第3期  
理事名单:徐君藩(兼理事长)、黄经阊(兼副理事长)、刘以照(兼秘书长)、赖昌贵(兼副秘书长)、檀仁梅、杨尔衢、谢高明、周洵、詹秉媛、林应润、张俊玕、张淑姬。后增补游光华——省心理学会、福建师大教育系《心理学动态》1961:1,P7  
中国心理学会《心理学报》,1961:4,p229  
如《贯彻〈实践论〉精神破除心理学中脱离实际的资产阶级倾向》(徐君藩、赖昌贵),《福建师院学报》1959:1;《批判詹姆士——兰格情绪论》(詹秉媛),同上刊1956:1;《巴甫洛夫学说是机械唯物主义的吗?》(刘以熙、赖昌贵),同上刊1959:1  
1、《如何理解和对待儿童发展心理年龄特征》(徐君藩、赖昌贵、张萍芳)
2、《幼儿园中班儿童学习拼音特点的初步探讨》(刘以照)
3、《从听写的错误探讨一年级小学生学习汉字的特点》(徐君藩、黄宪妹)
4、《小学一年级学生学习算数应用题与思维发展》(赖昌贵)
5、《小学六年级学习算术有困难儿童解答应用题的心理特点的初步研究》(王雪锋、杨尔衢等)。——福建《心理学动态》1961:1,p9  
《心理学报》1962:4,p333。福建《心理学动态》1962:2,p19  
1、《小学各年级儿童心理年龄特征调查报告》(杨尔衢、张璟光、郑玉珍)
2、《小学一年级学生复述课文内容的抽象概括特征实验研究》(徐君藩、张萍芳)
3、《小学一年级学生队字词按意义分类的特征实验研究》(张萍芳)
4、《小学以年级学生观察近似几何图形的特征的实验研究》(史健生)
6、《实际行动和外部言语队精确再现视觉形象的意义的初步研究》(杨尔衢、史健生)
7、《中学生记忆任务队部随意记忆效果的年龄特征的实验研究》(南平师院 詹秉媛、张天柱、阮愚公、孙淑珍)
8、《中学生识记任务队识记小过影响的年纪特征的誓言》(同上)
9、《根据小学低年级儿童的年龄特点进行语文教学》(福州实小 林椒惠)
10、《小学低年级儿童识字过程中善错现象的心理分析》(厦门师范教育科目教研组)
11、《关于教学与智力发展的相互关系》(赖昌贵)
12、《发展学生智力史各科教学的重要任务》(徐君藩)
13、《教学工作中如何发展学生的思维能力》(省教育学院 范崇德)
14、《怎样在教学过程中培养学生的观察能力》(省教育学院 郑玉珍)
15、《在小学语文教学过程中培养儿童的注意力》(福州师范二附小 宁志方)
16、《根据小学低年级儿童特点进行阶段教育》(龙岩专区教师进修学校 林汉元)
17、《对中学生进行阶段初步形成阶段观点培养阶段成绩的过程的探讨》(省教育学院 林应润 张璟光)18、《如何根据初中一年级学生的心理特点进行第一学期的工作》(福州一中 陈锦瑶)
19、《关于高等师范院校公共必修科心理学教材内容问题》(刘以照)
20、《中等师范学校心理学教学上的几个问题》(杨尔衢)
21、《精神分析学说中无意识轮的批判》(汤铭新)
22、《孔子教育思想的心理学基础——谈孔子是否示为心理学家》(李明德)
23、《论人的心理和教育》(李明德)。 
以上姓名前未示单位名称者均福建师院同志——福建《心理学动态》1963:3,p65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心理学研究动态》1963:4,p62  
编入《选集》的为注⑨中的2—10.16.17.19.20.22.23等项 
编入《选集》的为注⑨中的2—10.16.17.19.20.22.23等项 
分别见福建《心理学动态》1961:3,p9; 1962:1,p13; 1962:2,p.33; 1963:3,p23  
福建《心理学动态》,1962:1,p23; 1962年,由杨尔衢、张璟光、郑玉珍等组成调查组。——同上刊,1962:2,p32  
分别见福建《心理学动态》1962:2,p33:1,p27; p63 :2 p19  
分别见福建《心理学动态》1962:2,p34; 1963:5, p26; 1963:2,p30; 1962:2,p33; 1963:2,p20  
主持人由杨尔衢见福建《心理学动态》1964:1,p25; 1964:2,p21  
杨尔衢、王定方、张璟光、郑玉珍等参加。——福建《心理学动态》1962:1,p18  
分别见福建《心理学动态》1963:2,p19; 1963:3,p49  
理事名单:徐君藩(兼理事长)、林袒岳(兼副理事长)、黄经阊(兼副理事长)、檀仁梅、杨尔衢、赖昌贵(兼秘书长)、林应润(后因身体不好,辞去理事事务)、詹秉媛、谢高明、周洵、彭有方、张淑姬、刘发增、王珏、游光华,另聘请史健生为副秘书长——《动态》1978:4,p11  
医学专业小组组长彭有方、副组长陈文焕,发展教育心理专业小组组长赖昌贵 副组长陈秀珊、刘发增、郑玉珍,科普工作小组组长陈文贵,副组长林思德,编译小组组长徐君藩,副组长林钟敏——福建《心理学动态》1980:1,p38  
福建《心理学动态》1979:1,p12、14。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情报研究室《心理学参考资料》第17期。  
《试谈冯特心理学若干基本理论的现实意义——评冯特学习体会》(梁金泉);
2、《3~6岁儿童言语发展的调查研究》(全国协作项目)(黄宪妹、张璟光);
3、《7~12岁儿童数概念和运算能力发展的调查报告》(全国协作项目)(王秉铎、林钟敏、赖昌贵);
4、《小学生初步掌握对应规律的心理特点》(赖昌贵、王秉铎);
5、《小学四年级学生学习几何初步知识中空间想象能力调查研究》(福州实小游光华、福州师范刘发增);
6、《要重视培养幼儿的有意注意能力》(厦门分会纪瑛瑛);
7、《低年级语文教学要注意培养思维能力》(厦门实验小学心理学组);
8、《心理学与教学——师范生学习心理学的体会》(厦门师范心理组);
9、《初中学生的评价与自我表现评价》(林钟敏);
10、《少年犯罪原因的调查研究》(省教育学院郑玉珍、林思德);
11、《O.I.T的验证、复制及其引伸》(福州神经精神病院彭有方)——福建《心理学动态》1980:1,p35  
福建《心理学动态》1980:1,p35  
福建《心理学动态》1962:1,p16  
同注⑧ 
 
徐君藩简历
    徐君藩先生 (1914.2.5--¬¬1997.8.28)福建省福州市人,中国共产党党员,教授。毕业于厦门大学,曾在福建师范专科学校、福建国立海疆学校、福州大学、福建师范学院、福建师范大学教育系讲授心理学,从事心理科学研究,长期担任教育系副主任、主任。曾被聘为中国心理学会第一届教育心理专业委员会委员,曾任中国心理学会第二届理事会理事,中国科学院福建分院哲学社会科学学部委员,福建省心理学会理事长、名誉理事长。曾是福建省政协委员、福州市人大代表、福州市政协委员。